世上的夫妻有千万种,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心里暗暗赞叹《纸牌屋》男女主角的那一种。那么,《纸牌屋》里弗兰克和克莱尔的夫妻关系是怎样的呢?我自己杜撰了一个词,叫“高效夫妻”。


什么是高效夫妻?


先引用《纸牌屋》一段台词(克莱尔回忆弗兰克的求婚)


他 说:“如果你只想要幸福,那就拒绝我吧。我不会跟你生一堆孩子,然后数着日子退休。我保证你免受这些痛苦,也永远不会无聊。”他很特别,很多人向我求婚, 但他是唯一一个懂我的,他没把我看作什么女神,也知道我不想被崇拜或者溺爱,于是他拉起了我的手,为我戴上了戒指。因为他知道我会答应的,他是那种永远知 道如何得到他想要东西的人。


整部纸牌屋,从第一季到第三季,其实并无两位的亲热镜头,但两人的对视秒懂、两人的默契合作无一不是令人向往的关系。


再举个现实版的栗子,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和现任国务卿希拉里那样的也可以称作“高效夫妻”——


克林顿和希拉里开车出门逛街,开到一半没油了。路过加油站克林顿去加油。


加到一半发现希拉里在和一个加油站工人聊天聊得很嗨,各种嘻嘻哈哈打情骂俏。


回到路上克林顿有点吃醋,就问希拉里这人到底的谁。


希拉里也毫不避讳,他是我的前男友之一。


克林顿傲慢的说,那你跟着我太幸运了,不然你只能是一个加油站工人的老婆。


希拉里立刻反击,不,是你太幸运了。不然,那个人,就会是下一任美国总统。


且不论这个段子的初衷是否为了消解和反讽政治的严肃和正义,从这对夫妻的只言片语,你看到了什么?


强大!稳固!般配!


克林顿和希拉里之间这种超高能量级的爱情,换个弱点儿的人根本接不住。


实际上,《纸牌屋》男女主角与克林顿和希拉里非常相似,夫妻双方是同行,都从政,选择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生活中的强者,两对分别都很欣赏自己的伴侣,在经营婚姻时都比普通人更积极更有参与感。


看到这里,很多人要诘问:那克林顿性丑闻怎么说?


请先允许我们撇开不谈世俗的道德观念,您看,即便是克林顿性丑闻也没能瓦解他和希拉里的婚姻,而希拉里还敢出书大胆地公开自己在白宫的双性恋情呢。


我 们可以想象,无论是出轨、偷情还是搞3P,只不过是他们打趣婚姻生活的一些小游戏罢,毕竟人都有本能——虽然这些却能轻易瓦解一般家庭,因为一般家庭的夫 妻往往一开始如火如荼的爱情,最后多半变成了荷尔蒙多巴胺燃烧过后的荒漠,即便长满名为“亲情”的绿植,却总是难以抵挡大火的再一次来袭。而相比之下,克 林顿和希拉里、弗兰克和克莱尔与一般夫妻相比确实显得情比金坚。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


夫妻的本质是什么?


夫妻是指是指生理成熟的男人和女人以婚姻为纽带结为一体的各自以自己所能无条件帮助和成就对方需要的家庭主要角色关系,男人叫丈夫,女人叫妻子。(百度百科)


各自以自己所能无条件帮助和成就对方需要的家庭主要角色关系——可见,夫妻这个组合本质是分配和管理社会资源的某种效能工具。


效能,最基本的解释为达到系统目标的程度,或系统期望达到一组具体任务要求的程度。有人为效能做了个公式:效能=效率×目标


这么说也许太过理性,很多姑娘肯定会忿忿地诘问:夫妻关系首先至少应该是基于爱情吧!呃……没错!也许这么说,你就不会纠结了:


弗 兰克和克莱尔,他们几乎从来没有夫妻大战,他们相互协助到极致,他们秒懂彼此甚至不必话语出口,他们不止一起跑步,他们什么都是一起的,所有的阴谋阳谋, 他们对彼此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们吵架时会去的地方,她的情人,他的外遇……他们彼此都知道,也知道彼此知道,但都不去说破,不为此烦忧,因为了解共同的 目的,也相信对方不会离开自己。他们相互扶持相互尊重,阴险狂妄的弗兰克唯一尊敬的人便是妻子克莱尔。


从这个层面上看,弗兰西斯和克莱尔无疑是一对令人无比羡慕的夫妇,因为情感沟通成本越低,生活效能越高,生命质量越高。


《纸牌屋》中还有一个可爱的细节,弗兰克要求克莱尔叫他“弗兰西斯”,因为“这样显得他更成熟”,世俗女人的毕生梦想不是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么。


不仅要爱,还得非一般的深爱、懂得和坦诚。我所理解的夫妻之情是在爱的基础上增加了时间这个维度,但又如同信仰一样,不以时间和空间为转移。所以,夫妻不是能令你冲动去做什么的人,而是和你相互支持走下去的人呀。换句话说,是你的盟友,战友,是你的联合创始人。


那么,怎样才能成为高效夫妻?


1、能量对等


女王就要王者配!


无论是《纸牌屋》中的美国第一夫人克莱尔,还是现实中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绝对是聪明过人且内心强大女人的代表,也许你会认为这样的女人过于强大难以把控。但对于她们而言,需要的是能量对等的、同谋般的爱情,只有王者才是其最完美的归宿。


“爱情基于欲望而超越肉欲,爱情来源于温情却断送怯懦。”“爱情是两个强者的风花雪月,而不是两个弱者的苦大仇深。”


很多人认为他们的婚姻是政治盟友或互相利用,指责他们的夫妻关系背离了爱情的真意。但我窃以为,克林顿和希拉里、弗兰克和克莱尔之间拥有的,是一种剥离了传宗接代、柴米油盐这些婚姻实用功能之外的更为纯粹和深刻的感情。


对于不同的人,夫妻之情的定义完全不同。对于有些人,夫妻就是卿卿我我,电石火光;或是现世安宁,相夫教子;亦或是传宗接代,儿女成双。不好意思,你韩剧看多啦!但不可否认,大多数人对夫妻之情的向往都逃不出这个框框。但弗兰克和克莱尔是那种俗人么?当然不是!


从富家女克莱尔选择嫁给桃农的儿子弗兰克开始,到第三季末弗兰克失势后身心崩塌,克莱尔毅然决然自己顶上竞选总统(不好意思剧透了),其超自信的底气,其姿势之漂亮,无一不是珍视夫妻关系,把弗兰克和自己视作一个合体,专注于同一个目标。


虽然在第三季中,不少人认为克莱尔蓄谋竞选总统,是由于她和丈夫弗兰克之间的利益争夺导致的兵戈相向。但我认为其实是克莱尔将夫妻二人视作合体,所以作为替补队员出场,拼命保护他们共同的政治野心和政治资产。这是一种在超级冷静和理性思考下所采取的低风险、高效率的行动。


2、灵魂相契


能量对等可以理解为棋逢对手,灵魂相契可以理解为爱对方像爱自己一样。只有你能看到我,也只有我能看到你,我们是棋逢敌手,所以惺惺相惜。


弗兰克和克莱尔婚姻观与众不同,对彼此忠贞的定义也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这种智商和情商不是一般人所理解和适应的。


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幸福,什么花前月下含情脉脉,这些都弱爆了有木有。对于《纸牌屋》这对主人公,他们要的是携并肩手,登上世界之巅,傲视群雄。那种快感岂是收一束玫瑰、赚一台iphone6就满足了的人能懂得的?


两个人的灵魂如此相似,而且茫茫人海中相互一瞥就能确认彼此。所以尽管弗兰克出身寒微,富二代女克莱尔毫不介意。还记得克莱尔对艺术家炮友说的么?“我和弗兰克经历的比你能想象的都多。”请问,这仅仅是相互利用,还是灵魂相契?


其实这种灵魂相契的感觉,就是最好的忠诚,即便是肉体上的出轨也不能撼动半分。无需语言渲染,夜深人静,弗兰克和克莱尔坐在窗台并肩斜倚,共享一支烟,或织颈呢喃——那种默契和温存,是灵魂之间的欣赏、信任和理解。


3、相互理解


“人的一生中,遇见爱,遇见性,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遇见了解。”(廖一梅)


他们的人生目标与大众相异,不能用普世的生活追求去衡量,他们之间的感情,当然也不能以身心是否忠于对方来衡量。


弗兰克和克莱尔感情的波折从来不溢出外部,他们只依赖他俩自己去化解。因为深谙释放夫妻不和的信号,可能会给事业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上,他们一直在共同实现野心和抱负,同时他们也了解彼此懂得如何团结在一起去达到一个共同的目的。


夫 妻不是我跟你妈掉进河里你先救谁这种小肚鸡肠的破逼事儿。夫妻是两个人一起走向人生的顶端,可以逢场作戏,但是不离不弃。你无法用任何一个词汇去概括这个 关系,因为它满足的是一团混沌的欲望,这团欲望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核心一定是另一个懂自己的人,这种懂超越了蓝红颜知己,更像是生死相托。


4、深刻吸引


克莱尔和弗兰克都是极有个人魅力的,两人相互欣赏对方,因对方的气质和性格所吸引。


比如克莱尔曾对弗兰克说:“我丈夫从不道歉,即使对我。”又比如弗兰克这样形容对克莱尔的爱:“我爱这个女人,甚过鲨鱼嗜血。”——这句独白由能真切地表明他们感情的本质,鲨鱼爱鲜血是本能,而他们的夫妻之情不止于本能。


记得弗兰克准备好好整整前总统Tusk(弗兰克的老板)为夫妻俩出口气的时候,克莱尔优雅的转过身对弗兰克说:“要让他生不如死”,弗兰克对着镜头无奈的说:“我不知道该骄傲还是害怕,也许两者都有”。


可见弗兰克是以克莱尔为傲的。大多人能因为平凡安稳的生活而幸福,可在阴谋汹涌的权力中心始终能保持默契地心狠手辣和紧紧相依,更像超越本能的紧密感情。


5、共同成长


在一起的理由太多:颜值高、有房、有车、有爹、有前途等等。


打败两个人的东西也太多,比如,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


热恋后的婚姻情感荒凉突然产生了巨大的空虚感,你对此无能为力,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认生活的无聊,浮生托付于琐碎。


而弗兰克和克莱尔最可贵的在于,两个人都是野心家。编织同一张利益网,一步步爬上总统宝座,两个人共同成长。在弗兰克压力大失眠数个夜晚,克莱尔只轻轻和弗兰克说一句:“有什么我能做的请让我知道”。


夫妻的万幸,莫过于你永远找不到比他再合适你的人。体现在纸牌屋里这对夫妻身上尤其明显。无论经历怎样的过往、现在和未来,即使是短暂的和情人在一起,却最终回到对方身边。


在 他们所处的高压工作环境下,克莱尔从来没有做一个花瓶,或是言听计从的秘书,而是让自己有非常多参与,弗兰克也一向信任老婆的判断,当她是一个可以分享政 见执行计划的伙伴,同样也是深夜同抽一根烟的伙伴,这个所谓的“伙伴”,是不可替代的,是两个人作为婚姻的执行者最有效最牢靠的关系。


如果没有成长,克莱尔就是一个被富养着的优雅贵妇而已,那么她也不用嫁给弗兰克了。而事实上,她是一个有当总统能力的第一夫人。这样经济、政治、野心都强强对等的人在一起,再幸运不过了好不好。


所以,也不要纠结那些出轨的香艳情节,真爱本来就不完美。如果这时你还要坚持他们夫妻之间是相互利用,那我认为“互相利用”在这里可以翻译成“彼此信任对方的能力”。

End